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小康路上知“进退”!贵州脱贫攻坚使出“洪荒之力”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7-28 08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小康路上知“进退”!贵州脱贫攻坚使出“洪荒之力”

  ◎ 科技日报记者 杨雪 赵汉斌 何星辉

  面对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,贵州一直在进攻、进攻;面对高质量发展背景下的战略转型,贵州一直在探索、探索。然而,在脆弱的生态面前,贵州却选择急流勇退。这一进一退之间,尽显务实和智慧,也是“大扶贫、大数据、大生态”三大战略行动在贵州的生动实践。

  进是为了进,退也是为了进。“大扶贫”补短板,“大数据”抢先机,“大生态”迎未来。三大战略行动为贵州发展探新路,也是更好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的战略思考和路径选择。正因为知进退,作为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的贵州,正在撕下千百年来绝对贫困的标签。

  “贵州是我见过的最令人鼓舞的脱贫范例之一。”在贵州考察之后,世界银行原行长金墉曾经赞叹不已。金墉所看到的,是一个大国的脱贫攻坚省级样本。日前,“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”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走进贵州。

  人退让 为生态腾挪空间

  蓝天白云间,烟波浩渺,水天一色,鸟儿在水面上欢唱翱翔。威宁草海,这个藏在贵州高原上的湖泊,是与青海湖、滇池齐名的全国三大高原淡水湖之一,被誉为“贵州旅游皇冠上的一块蓝宝石”。

威宁草海,高原明珠。

  在过去几十年间,随着人口增多、人类活动频繁,威宁草海环境恶化,一度濒临消失。近年来,通过一系列堪称“生态美容”的综合治理,威宁草海实现退地还湖、人退湖进,再现碧波荡漾。如今,威宁草海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鸟类王国”,每年约有246种逾10万只候鸟在此越冬栖息,特别是珍稀鸟类黑颈鹤逐年增加,至今已达2000余只。为此,威宁县举债几十亿元,这对于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,可谓“孤注一掷、不遗余力”。贵州草海保护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鹏坦言,威宁压力很大,每一分钱都很不容易,但为了子孙后代,这个钱花得值!

  同样是为了给生态腾挪空间,为了彻底挪穷窝,贵州上演了一场“大撤退”。当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,退出生态脆弱区和深山区便成了贵州人的选择。在过去的4年里,贵州完成了188万人的易地扶贫搬迁任务,其规模相当于冰岛全国总人口的5倍多。有媒体评价说,盘点人类历史上的10次大迁徙,这种百万级人口规模的迁徙,几乎无一例外与疾病、饥荒和战争有关,而今天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这一次伟大迁徙,却是在强有力的组织下向着小康与幸福奔去。

  走新路 创新路上大步向前

  “嘀”的一声,开闸、进站。如今在贵阳,靠着“刷脸”就可以很方便地乘坐地铁和公交BRT。随着“脸行贵阳”项目的落地,未来,“一脸行全城、一脸通全城”将不再是梦想。

工作人员正在介绍“刷脸支付”。

  作为全国首批5G试点城市,更多基于5G的应用场景在这里找到了乐土。一家叫翰凯斯的无人驾驶初创公司,瞄准欧美市场,成功推出了全球领先的无人驾驶车,这背后,离不开一批来自美国、意大利、印度等国的工程师团队。

  与在生态面前一味“退让”不同,在深挖“大数据蓝海”上,贵州一直保持着锐意进取的姿态。这也让贵阳这个昔日默默无闻的西部省会城市,变得越来越新潮和富有网红气质。苹果、高通、英特尔等世界500强企业纷纷牵手,阿里巴巴、华为、京东等国内大数据领军企业争先聚集,在过去的几年间,从无中生有到枝繁叶茂,贵阳扛起了大数据发展的大旗。

  正是大数据,让贵阳这个“不沿江、不沿边、不沿海”的山地城市,爆发出了“洪荒之力”,吸引越来越多的“贵漂”。贵阳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徐昊在面对媒体时曾经坦言,大数据让贵阳第一次站在了世界的前沿,也让贵阳人民找到了发展的自豪感和坚定的信心。

  2015年,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贵阳时,曾对当地干部说:“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。”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届的数博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还专门发来了贺信。

 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(2020年)》显示,2019年贵州数字经济增速达22.1%,继续领跑全国,连续5年排名全国第一。

  在外界看来,大数据带给贵州更重要的是一些无形的资产,比如更开阔的视野、更开放的胸襟和更可贵的自信。从先行立法、政务应用、生态建设,到推动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,贵州一直在路上。

  奔小康 向绝对贫困发起进攻

  眼下,正是茄子采摘的季节,在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观坝坝区,56岁的刘正梅和工友们背着背篼,正忙于采摘“亮剑黑茄”。冷链物流车直接开到田间地头,当场装满车后,立即送往汇川区各中小学、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食堂。

  “原来,我们这的村民都是种植苞谷等低经济农作物,经济效益、抗风险能力都比较低。”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党委委员马凤说,在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中,汇川区重点发展了以保供蔬菜和绿色“稻+”为主的特色农产品,农民收入很快上来了。

  在遵义,像观坝这样的坝区有228个,由于全面换种高效益经济作物和新品种,一块块坝区成了现代山地特色农业“样板田、科技田、效益田”。

  坝区里,村民正在采摘茄子。

  坝区农业,正是贵州农村产业革命的一个缩影,也是贵州脱贫攻坚战的一把尖刀利刃。

  贵州是我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,山高坡陡,耕地破碎。在过去,低效农业一直是制约贵州农村发展的重要瓶颈。以至于,虽然连年攻坚,但截至2017年底,贵州还有280万贫困人口,是全国脱贫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。为此,贵州省委、省政府提出“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产业革命”,打出“八要素”组合拳,由12位省领导分别领衔推进12个特色优势产业,以县为单位整体推进农村产业革命。

  效果立竿见影,玉米种植被调下来,取而代之的是蔬菜、水果、中药材、食用菌等经济作物。后者的亩产值,最高可以达到玉米的数十倍。威宁“三白”、兴仁薏仁米等一批具有贵州特色的农产品走出山门,涌向国内国际市场。

  中国脱贫攻坚的“省级样本”!贵州变了………

  来源: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

【编辑:陈海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