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母亲节------妈妈的故事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7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我的妈妈是1965年生人,出生在河南某县城的某个小村庄,我今年已经30岁了,长这么大,总是妈妈关心照顾着我们。从小到大,妈妈都是一个倾听者,上学时她耐心听我们讲学校里发生的故事,工作了她耐心听我们工作中遇到的故事,自己却很少听她讲起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,今年由于新冠病毒疫情,而我又在武汉上班,导致复工难返,在家里待了将近两个多月,在这期间随着和妈妈聊天的深入,她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,刚开始是惊讶,随后又是感叹,最后我两眼噙满泪水,陷入感慨。

妈妈的家况。妈妈的老家就在我老家的隔壁,妈妈一家五口人,姥爷、姥姥、大姨和舅舅。由于妈妈出生比较晚,大姨和舅舅都比她大十几岁。妈妈说,我姥爷解放前是在国民党部队里当兵,在文革期间由于受批斗,得了严重的气管炎,干不了重活,脾气还比较暴躁,导致家里经济条件很差,她小的时候,经常营养不良,脸色总是蜡黄蜡黄的,而且还得了严重的胃病,大姨结婚后家里有好吃的总喜欢把她接过去,有一次,大姨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几斤棉油,做了好多玉米面饼子,妈妈去了之后一口气吃了好几个,可是到了晚上突然胃疼的不行,以至于还被紧急送去了医院,这个期间我姨由于怕我妈出事,就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白面做成了面条,因此我妈他吃到了至今让她难忘的一顿白面条,虽然现在日子好了起来,可是她说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面条了。

妈妈的求学路。妈妈说她小时候学习挺好的,但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有限,姥爷又比较重男轻女,导致她在初三毕业时,姥爷就决定不让她上学了,但是她自己又很想上学,最终在老师帮忙来家里相劝了几次之后,姥爷才同意她继续上学。她说那会她们上学,都是自己一次性带齐一周的口粮,每天吃饭,学生就用个网兜装起来放进学校的锅里热热吃,每当开饭时,大家都疯狂地去抢着拿自己的饭兜,因为万一去晚了,有可能自己的饭就被别人拿走了,那样你就只能挨饿了。可是最终妈妈的求学路还是挡不住现实的残酷,最终,妈妈在高中上了一年之后就退学了,妈妈说她那时其实学习还挺好的,如果不是家里经济条件差,说不定还有可能考上大学呢,听到此我看到妈妈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,很快又苦苦的笑了一下。

陪伴与倾听是最好的礼物

妈妈与姥姥。姥姥在我七岁时就去世了,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两个与姥姥有关的场景,一是姥姥带着我在一片桃园里摘桃子,她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边吃边玩,至于姥姥长什么样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只听妈妈说,我和姥姥脸的轮廓挺像的,都是四方脸;另外一个场景就是姥姥去世的那天,天一直灰蒙蒙的,风很大,仿佛世界末日似的,有点让人害怕。小时候,由于姥爷对妈妈很严厉,因此姥姥就成了妈妈的依靠,虽然有时姥姥在家里也做不了主,可是总能给她最大的安慰。小的时候妈妈从没有给我讲过姥姥是怎么去世的,我们也没有问过,今年由于好奇就问到了,妈妈就给我讲述了详细的过程,妈妈说在我七岁那年的一天,舅舅由于到外面忙事去了不在家,妗子和姥姥因为家里的一件琐事闹了矛盾,姥姥一时想不开,当天一个人就跑到田边菜棚里喝了农药。妈妈讲到这,眼泪已经不自觉的流了下来,妈妈最终也没有和姥姥说上一句话,我想这应该是妈妈最大的遗憾吧。

妈妈的兄弟姐妹。大姨和舅舅都比妈妈大了十几岁,听妈妈说文革期间,如果不是姐姐和哥哥的照料,家里的境况将会非常难,姥爷干不了重活,家里吃的用的全靠姐姐和哥哥,现在讲起来姐姐和舅舅的故事,可能不是很光彩的事,可是对于那时家里的条件来说,如果你不那样做,可能真的会饿死人。妈妈说,那个年代,家家都是靠挣工分分粮食的,什么东西都是集体的,在家里想找个烧火的都没有。大姨每天大中午偷偷去装公社的麦秆,这样家里才有柴火烧,夜里舅舅跑几十里地去挖红薯,这样家里才勉强够吃的。长姐如母,长兄如父,妈妈又是幸运的,有一对这么好的兄弟姐妹。

今天是母亲节,妈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,她们总是那么无私,作为孩子我们每天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去奋斗,却很少有时间停下脚步去了解她们的故事,我的妈妈虽然是一位平凡的妈妈,可她的故事足以让我感动,足以让我难忘,每每想起,眼泪总在眼眶里打转。